Run Away

Posted by Wang Zhihao on 2017-01-27

似乎每年回家过年只会让我更加坚定去到更远的地方。

每次回家奶奶都要语重心长的和我来一段类似的对话。

「以后回WF工作吧。」
「以后找女朋友要找有北京户口的啊。」

每次我都会耐下心来给奶奶解释,然后告诉他我不可能回家乡工作,家乡是没有适合我的工作的,我会再告诉她我不急着找女朋友,我也不一定一直留在北京,我说不定过几年就到了别的城市,或者出国读个书。

「你都二十出头了你还不急?我得活到你孩子出生。」
「出国?出国有什么好的?在中国待着多好啊。」

其实我知道她无法左右我的生活,但我会觉得很悲哀。他们活了一辈子,一直都是在为别人活着。恕不知这些「别人」,其实更多是在想着怎么先让自己逃离出那样的循环,让自己的生活过好。

昨天奶奶一边挑着烂掉的菜叶一边跟我说「你看我买这么多油菜都烂了」。我问「你和爷爷怎么不吃啊?」

「得留着等你爸爸你姑姑他们来家的时候吃啊」。

但其实爸爸和姑姑很少回家吃饭,就算回家吃吃不了那么多菜,于是奶奶就眼睁睁看着那些菜烂掉也不吃。有时候觉得奶奶这样做挺「傻」的,她整天抱怨钱不够还教育我们勤俭节约,但是她把节约下来的钱用一种「爱」的形式又浪费掉了。

一个人的效用函数里当然会嵌套着很多其他人的效用函数,但是有些人把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赋予了太小的权重。

我以前以为所有的老人都这样,但是我外婆其实就活得很明白啊。外婆很爱我们,但是也很懂得爱自己,她知道她把自己照顾地好好的,其实就是在让家人们省心,这样大家都快乐。这些道理不是没有人给奶奶讲,但是她就是拗不过来。

今早奶奶来我房间给我了新的床单让我铺上,但是她让我今天铺上明天再撤掉,我问那还铺上干嘛。她说这是你X阿姨(爸爸的新女朋友)买的,她今天晚上来吃饭,所以你得铺上。

我说好。